首页 >  新疆

七月里山城的石榴花 依旧灿烂地红满枝头

发表于:2019-12-03

  “七月里山城的石榴花,依旧灿烂地红满枝头”

  张露萍:七月里的石榴花

张露萍1937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时留影。(重庆红岩联线管理中心供图)

  1939年11月的一天,人流涌动的重庆两路口汽车站,一辆满载乘客的汽车缓缓驶进车站。车刚停稳,一位衣着时髦的女郎便款款走下车来。

  “她,就是延安派来的共产党员张露萍。”11月21日,重庆红岩联线文化发展管理中心文博副研究馆员王浩在接受重庆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此行重庆,年仅18岁的张露萍身负重要使命——打入特务组织心脏,建立“军统电台特支”!

  18岁担任“特支书记”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父亲余安民是国民党川军中将师长。中学时,张露萍常去同班好友车崇英家玩,车崇英的爸爸正是中共川西特委负责人车耀先。1937年6月,在车耀先的教育引导下,张露萍积极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等救国运动组织,在川西地下党领导下,为宣传抗日救亡四处奔走,大声疾呼。

  1937年12月,在车耀先的安排下,张露萍离开成都,踏上了奔赴革命圣地延安的征途。1938年2月3日,一辆满载着抗日救国热血青年的车停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门口,张露萍就在其中。1938年10月,张露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4月开始,抗日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中央军委决定加强对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1939年秋,新婚燕尔的张露萍受中央委派回到成都,在做好父亲余安民的统战工作后,她又按照组织安排赶到重庆,走进了周公馆。

  “随着对严峻斗争环境的熟悉,张露萍也渐渐变得更加成熟和稳重。”王浩介绍,经过慎重考虑,时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军事组负责人叶剑英,决定让张露萍以军统电讯人员张蔚林妹妹的身份,获取重要情报。同时要求张露萍不仅担任联络员,还要结合现有条件,在军统电讯总台内部发展特别支部,担任支部书记。“军统电台特支”由南方局军事组直接领导。

  在敌人心脏获取源源不断的情报

  1939年11月底,张露萍和张蔚林以兄妹关系租了重庆牛角沱嘉陵江边的一处小屋,作为“军统电台特支”与周公馆的秘密联络点。

  坐落于佛图关下遗爱祠的军统电讯总台,是由美国援建的国民党现代化特务电讯中心,每天从这里发出的电讯密码和信号,指挥着国民党军统在海内外的数百个秘密情报组织、数十万特工。

  作为“特支书记”的张露萍带领战友们,成功获取了军统电讯总台的电报密码、电台呼号、波长图表和军统内部组织概况及其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源源不断的情报被送到南方局军事组。在极其险恶艰苦的环境下,特支成员也逐步壮大到7人。

  1939年12月的一天晚上,张蔚林急切地找到张露萍:“今天杨?卜蠲?蚝?谀喜糠⒘艘环菝艿纾?谌菔峭ㄖ??程毓ば∽榍比胙影驳木咛迦掌诤偷氐悖???谀吓扇嘶に屯ü?狼???乐频缣ㄇ比肷赂誓?咔?鸭?楸ā!闭怕镀嫉奔唇?夥萸楸ㄋ偷侥戏骄郑??醒胫苊懿渴鹩Χ裕??程匚窀湛缛氡咔?捅蛔セ瘛?/p>

  1940年1月下旬,特支成员赵力耕成功截获军统发出的搜捕昆明地下党部分领导成员名单,经张露萍上报后,周公馆立即通知昆明市委组织安全撤离。同年4月,设在天官府街14号的中共地下联络站被特务发现,并意欲在地下党开会当晚实施抓捕。由于情报来得较晚,为了掩护同志们迅速转移,张露萍临危不惧,乘着夜色毅然只身前往天官府街,巧妙传递了一张“有险情,速转移”的字条,让特务的图谋再次落空。

  为保护组织过“家”门而不入

  一个个严重的泄密事件,让戴笠勃然大怒,下令严加追查。张露萍立即向上级汇报,通知战友停止一切行动,进入集体“静默”。

  1940年春节刚过,回成都省亲的张露萍突然接到张蔚林一封内容为“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对此,张露萍曾有过一丝怀疑,但战友的安全一时遮蔽了其惯有的稳重和冷静。”王浩介绍,张露萍在用暗语向周公馆报告后随即动身回渝,不幸落入了戴笠设下的这个圈套。

  破绽发生在张蔚林上班时,因操作不慎烧坏了一个发报机真空管,由于当时电子元件管理极严,他因此被军统稽查处关禁闭。缺乏斗争经验的张蔚林趁敌人防范不严,从禁闭室逃出,径直到八路军办事处向南方局军事组作了汇报。

  张蔚林逃离禁闭室的行为,立刻引起了戴笠的警觉,他当即下令搜查张蔚林宿舍,搜出军统局各地电台配置和密码本、张露萍的暗语信、军统局职员名册及七人小组的名单等。张蔚林随即被捕。

  叶剑英在得到这一消息后,急电张露萍就地隐蔽,勿回重庆。可惜这个电报仍晚到了一个时辰,戴笠已提前借张蔚林的名义实施诱捕。随后,张露萍、冯传庆、杨?病⒊鹿??⑼跸?洹⒄粤Ω?染?场疤刂?呷诵∽椤背稍比?坎恍冶徊丁?/p>

  1940年2月底的一天,周公馆的工作人员突然发现张露萍正从巷子口走来,不远处还尾随着很多特务。只见,步履维艰的张露萍,从容不迫地从门前经过,没有向周公馆望上一眼。

  原来,戴笠在诱捕张露萍后又故意将其释放,并派特务暗中跟踪,欲伺机对周公馆进行大搜捕。没想到张露萍早已识破这一诡计,过“家”门而不入,镇定地将敌人的阴谋彻底击碎!

  恼羞成怒的戴笠,亲自提审张露萍,但用尽酷刑皆一无所获。1945年7月14日,张露萍壮烈牺牲,年仅24岁。

  张露萍曾以“晓露”为笔名,在息烽监狱党支部《复活周刊》发表诗歌《七月里的石榴花》,诗中写道:七月里山城的石榴花,依旧灿烂地红满枝头。它像战士的鲜血,又似少女的朱唇……石榴花开的季节,先烈们曾洒出了他们满腔的热血……我们要准备着更大的牺牲,去争取前途的光明!

  “张露萍同志用热血染红了七月的石榴花,其革命精神、革命斗志令人感动和敬佩。”王浩说,今天我们学习张露萍同志,就是要学习她时刻保持旺盛的革命精神、昂扬的革命斗志,危难之中挺身而出,困苦之中坚守信念,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贡献。 本报记者 王丽